懒人周末 商业 露营“爆火”,如何健康发展?

露营“爆火”,如何健康发展?

促进户外露营产业健康发展,对于探索激发体育旅游消费、助力经济稳定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如果要给近年来的户外运动热词排序,“露营”一定排在前列。尤其今春以来,露营更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走进大众视野。

带上家人,或约上三五好友,去城市林下绿地或近郊风景优美的绿野山林、河谷湿地,在蓝天白云下享受惬意休闲,搭一顶帐篷进行野餐、烧烤,夜晚宿营,望月观星或听风吟虫鸣……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露营在我省一些地方迅速火热起来。

1

旅游休闲的“刚需”找到释放“出口”,露营“爆火”

6月19日下午6时,天气依然炎热。在石家庄市滹沱河生态区北岸区域,很多市民搭好帐篷,或静坐河边感受微风轻拂、欣赏碧波荡漾,或三五成群享受美食、谈天说地,或到附近的浅水区域玩水、观鱼……

“因为疫情防控出不了远门,宅在家里又没意思。周末了,带着爱人、孩子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支个帐篷,休闲休闲,挺好!”遇到来自无极县的姚新民时,他正带着小儿子在滹沱河活力广场附近水域玩水枪,妻子则带着大女儿沿河散步、赏花。

姚新民说,这两个来月,他只要周末有时间,就会带着家人开车半个来小时到滹沱河畔露营,呆上半天或一天时间。“这个周末天气热,这里露营的人少点。如果天气凉快,露营的人很多的,有石家庄市区的,也有我们这些来自郊县的。”

6月18日下午6时,位于石家庄市井陉县豌豆农庄内的小野于世露营区,6个支起的天幕下坐满了前来露营的人。这个5月28日才开业的露营区,因为环山、临水、近林,短短时间就迎来了众多客流。该露营区负责人杨思雨介绍,前几年他们开了一家民宿公司,这两年因为疫情影响,经营情况不太理想,于是又瞄准了露营市场。这里共有16个营位,分上午、下午、晚上三场,可提供天幕、帐篷、烤炉、桌椅等露营设备,周末几乎都能满场,近期还打算上皮划艇、桨板等项目。

位于井陉县南陉乡的北方祖山风景区是省级森林公园。今年3月以来,该景区加强露营区建设,设置了120来个帐篷营位。“相对于去年,景区游客增加了三倍以上,其中很多人是冲着露营来的。”该景区总经理李德周告诉记者,去年石家庄市的露营场地还不过几家,今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新建成开业的露营场地得有几十家。

不只是石家庄,记者了解到,今年我省其他市露营人群和露营场地也大幅增加。

露营为何突然“火”了起来?

河北体育学院体育经济与管理教研室主任庞善东认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人们不便于跨省、出境,但旅游休闲的“刚需”需要释放,越是“憋”得久,出去走走的想法就越强烈,而近便、短途的城市周边游无疑是最佳选择。相对于单纯的观光游,露营的内涵更加丰富、体验性更强,更能放松身心,还具有家庭化、自由度高等特点,为“刚需”找到了释放“出口”,其“爆火”也就不难理解了。

据了解,露营可简单地划分为帐篷露营、木屋露营、房车露营等。当前,我省“爆火”的主要是帐篷露营,尤其是拎包入住式帐篷露营、自带简单装备帐篷露营,城市及近郊开阔的林下绿地、山野河边等皆可成为露营地,在露营地过夜不是必选,装备专业不专业并不重要。

因为露营的“门槛”不高,又能为景区、农场等相关业态“引流”,所以引得不少经营者趋之若鹜。而对于露营者来说,除了营位、设备、餐饮等基本生活服务,如果能获得一些独特的露营体验,自然更有吸引力。鉴于此,一些经营者开始推出参与性、体验感更强的“露营+”产品。

石家庄市趣那花园农场今年建设了40个帐篷营位以及能容纳20多个帐篷的自主搭建区域,4月开始运营。为了丰富体验感,他们在营地旁边设置了四轮摩托车体验场地,开展了沙滩排球、飞盘等户外运动。

6月17日至19日,位于张家口市崇礼区的富龙滑雪场野奢营地举行了开营活动。前来露营的人不仅可以听专家讲解户外露营知识和野外露营趣事,听乐队现场演奏,还可以参加足球友谊赛、劈柴趣味赛、专业泵道骑行、飞盘运动等。

今年,富龙滑雪场扩大了房车营地和帐篷营地建设规模,截至目前共建有40多个房车营位、110个帐篷营位,还有可容纳100多个帐篷的自搭建区域。富龙滑雪场品牌中心主管孙琰告诉记者,此次参与开营活动的有700多人,大部分来自张家口市。接下来,他们露营地每天都会推出丰富多彩的户外活动,带动滑雪场的夏季运营。

2

加强引导和规范,推动户外露营产业可持续发展

6月19日下午5时,石家庄市昆仑公园北侧外的一处草地上,家住裕华区东方观邸小区的省会市民王金涛正在大汗淋漓地搭帐篷。今年4月以来,他已带家人露营6次,去过滹沱河畔,也去过其他一些免费草坪。

“那些露营的地儿,虽然不远,但来回也得近两个小时。有些地儿无水无电无厕所,太不方便。”他说,看中这处草地,一是离家近,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二是离公园近,公园里厕所等基础设施齐全,还可以带孩子去逛逛。“真希望市区能多开放一些适合露营的草地,让露营更便捷。”

据了解,广州市今年初推出了第一批24个绿地草坪帐篷区,在符合条件的公园内划定专门区域供游客搭帐篷。深圳市的22个公园也划定了帐篷区。成都市则梳理了一批面积大于1000平方米的公园(绿道)草坪或林下空间,作为公园(绿道)阳光帐篷区开放试点区域,通过进一步完善公园(绿道)标识系统,周边适当增加便民、运动、娱乐等设施,满足市民露营等户外活动需求。

庞善东认为,面对民众高涨的露营需求,我省相关部门应盘活绿地、水域等自然资源,在符合疫情防控、治安消防管理等各项要求的前提下,开放更多的绿地,在城市郊野、农村建设培育更多露营基地,进一步增加露营场地供给。

除了营地供给不足,一些经营性露营场地面积狭小、配套设施不完善等造成的体验感不佳,也遭到露营爱好者吐槽。省会市民杨晓静告诉记者,端午节期间去一露营地露营时,由于人满为患,有人竟将帐篷搭到了儿童滑梯边上,导致有小孩玩滑梯时被帐篷地钉绊倒。

相对于硬件设施配备,对露营安全秩序的维护和露营地生态环境的保护同样重要。一名业内人士提醒露营者,首先应做到安全露营、文明露营。在野外山林中露营时,一定要注意防蛇咬等,注意用火安全;同时,应自觉做到不乱丢垃圾、不破坏生态环境。营地经营者也应自觉担负起维护营地安全和生态环境的责任,切实加强对相关工作人员的安全维护和应急救助培训。

在促进文明露营方面,一些经营者在积极探索。北方祖山风景区推出了对爱护环境、自觉将垃圾收拾干净的游客给予免当次营位费的奖励措施。李德周建议,相关部门和媒体应持续加强对露营者的文明教育,大力倡导“留下美好回忆,不留一片垃圾”的“无痕露营”。

目前,我国露营市场尚处于发展的初期。省体育产业协会自驾运动与房车露营专委会主任李沅表示,露营可以自助,但需要完善的服务保障。成熟的营地,水、电、卫、浴、厨一应俱全,包括垃圾的收储和污水的排放,还有专人提供管理和服务。但是,随着市场快速扩容,又缺乏细化可行的准入标准和部门、行业监管,目前我省露营地的发展良莠不齐,亟需加强引导、规范和监管。

据了解,我国2016年就发布了《休闲露营地建设与服务规范》,从露营地选址、规划、基础设施、服务设施、环境保护、安全保障等方面提出了要求。上海近期出台了《经营性帐篷营地建设与服务规范》,对帐篷营地的经营基本条件、营地建设和游客的基本服务、特色服务、配套服务等提出了具体要求。

“建议我省相关部门也及早制定完善休闲露营地建设及产品服务等行业标准和规范指引,加强对露营服务企业的资质审核、经营监督和露营者的教育引导,确保露营产业可持续发展。”石家庄市趣那花园农场经理叶学辉说。他同时希望,在此过程中,相关部门能给予优质露营企业一定指导、扶持,帮助他们解决发展中的问题,培育标杆,加强示范。

对此,省自驾游与露营房车协会秘书长赵洁表示,他们正与省文旅厅相关部门,就推进露营标准化建设与规范化服务、加强营地建设过程指导和监管深入研究,探讨主管部门与行业协会联动推进机制,促进并保障全省营地建设健康持续发展。

“促进户外露营产业健康发展,对于探索激发体育旅游消费、助力经济稳定发展有着重要意义。”省体育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他们将从体育设施配备、体育元素融入等方面,与其他相关部门加强调研,成熟后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同时希望各地积极探索助力户外露营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好做法。(叶娟娟)

来源:河北日报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文链接:https://www.lanrenzhoumo.com/618.html

作者: 懒人周末

露营生活一站式服务商,专业露营商业资讯平台。
返回顶部